首頁 > 碎碎念 > 廢墟

廢墟

廢墟

一直是有些怪癖的,

像是對於曾經存在、已然消失的東西會特別有興趣,

所以對於廢墟的喜愛,應該是很容易被理解的吧。

旅遊時每每看到荒廢的宅第或是古老的建築時,

總是會讓我莫名的興奮起來,

有著想要一探究竟的衝動~

 

 

一直是有些怪癖的,

像是對於被使用過的東西有著過多的感情這回事,

每每摸著磨損的部位,

總會有著碰觸到什麼溫暖之類的奇妙感受,

於是身邊便逐漸累積起一堆,這些個所謂記憶的碎片,

不過這樣的我也曾經發起狠來,

把身邊所有自認具紀念、有意義的東西一股腦燒了,

大概是退伍後沒幾個月發生的事,

像是要跟過去的自己切割的樣子,

很有效率的把過去珍藏的事物一一收集起來放進紙箱中,

然後開往事先探勘好的淡水廢墟中燒了,

行兇用的煤油很有效率的燒著, 就可惜煙大了點,

一邊觀賞火舌吞食自己的記憶, 一邊盤算著若有人過來時要怎樣打發

事隔多年, 現下的我其實相當後悔當初的舉動,

幾乎所有學生時的回憶都被那把火給燒了~

所有好的蠢的,

記憶中的廢墟, 有著淡綠色油漆的頹敝邊牆,

我在心理嘀咕著

這算是值得紀念的廢墟嗎?

 

當兵時很榮幸的抽到馬祖,

每每有人問我馬祖哪裡好玩的時候我實在不知該怎麼回答,

因為軍中負責的業務與個性的關係,

放假時候的我幾乎都是一人單獨外出,

除非真要採買民生物品時才會去熱鬧的地方瞎晃,

大部分的時候我喜歡選擇人少的地方,

譬如說,破棄的營區,四處隱匿的廢墟

 

馬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(廢墟)有三。

 

一、

因為牙齒不好,前排的牙齒幾乎都是假的,

加上睡覺時磨牙磨的厲害,所以每隔一陣子就得去向牙醫報到,

在馬祖的時候也不例外,

但因為軍醫的設備爛,牙套沾粘的技巧也不好,

所以看牙醫的次數遠比在台灣的次數要來的多了,

每次從連部走向軍醫院時,

總會發現在軍醫院旁的一棟破落小屋,

小屋對開的大門總是用鐵鍊鎖著,

但建築的偽裝迷彩已經開始斑駁,

且因為馬祖燈火管制的關係,

小屋的窗戶都用報紙周密的貼住,

幾次的觀察都看不出這間小屋的功能為何,

有次終於壓不住好奇心,

一拐一轉的就繞到小屋的後方,

小屋的後方緊接著的是一片山崖,

我一邊小心的靠著牆壁,一邊試著小聲的撬開窗戶,

試了幾片, 後來終於成功的撬開一片窗跳進小屋,

一進去才發現真的是手槍~

就跟老家的廁所是跟房間分開的道理一樣,

老醫院的靈堂跟屍體處理的地方似乎是跟醫院本體建築是分開低~

說實在的,我到現在還是不清楚當天闖進的空屋用處為何,

不過就我眼力所及,

小屋十公尺乘二十公尺的空間裡大體上隔成同樣大小的兩間房,

一間擺著五到六階的樓梯型木架,上面還鋪著亮黃色的布,

一間擺著應該就是解剖處理屍體用的冰冷不鏽鋼鐵床,

看到亮晶晶鐵床的時候心理真的是毛到不行~

但因為貪小便宜的心理在作祟,

想說一輩子難得能這樣近距離的觀察這種床跟擺設,

於是又不知好歹的開始又摸又看的在房間裡繞來繞去~

最後, 結論是, 一間是靈堂, 一間是處理屍體的房間,

我不曉得為啥靈堂要跟處理的地方這麼近,

不過就我智力所及的想像,這樣的搭配卻也說不出完全不合理的地方,

但這樣的建築也確實是被半永久的棄置了,

是放棄了嗎? 還是使用的時間未到?

想了想,還是先離開這裡比較實在,

在鑽出幽暗的小屋同時,

有隻脫毛嚴重的貓,裾坐在小屋牆角處的一包石灰粉旁,

這樣的景象對於剛鑽出用意不明的建築的我, 說實在還蠻嚇人的,

我跟他對看良久,

後來,心虛的我選擇轉身離去, 

在轉身的同時,我裝作不經意的再看貓一眼,

參差不齊的毛在風中更顯得零落, 這樣的一眼真的讓我打個大哆嗦~

還好, 回去的一路平安~ 呵呵~

 

二、

在馬祖不管是被學長凹(我有六個直屬學長),

還是因為參加化學士的訓練,

我很倒楣的去了五、六次的毒氣室,

次數之多, 遠超過同梯的弟兄,

因為去毒氣室的集合地點都差不多,

所以一開始就發現有個長條形的破落建築在毒氣室附近,

之所以會注意到這棟建築,

是因為它有著一般軍方建築少有的外牆及大門,

直到有次值星又適逢要帶毒氣室的訓練,

便趁整隊到集合地點之後,

自己偷溜進去晃晃,

快速跑過觀察已久的大門, 這才發現外門上還有座壺型的燈,

外牆內還有個中庭, 過了中庭才會碰上大廳,

仔細的把這座細長的建築跑過一遍,

出來的心情是差的,

應該是棟軍妓院吧, 我猜,

前頭肥圓的大廳像極了我在淡水馬偕老教堂前不小心逛到的老茶室,

只是這裡的板凳空蕩無一人, 而且面積大多空多,

過了前廳,後面是一道長廊, 長廊左右佈滿整排雙面的小房間,

應是俗稱的接待室,

每間都有類似炕的方形擺設, 每間的造型都一樣,

我越走越慢, 本來在心裡默數的房間數早已不復記,

刺眼的陽光, 破敗的牆垣, 肆意的野草,

暈眩的我卻像是走在濕冷發霉的走道上,

也許這裡浸過了太多辛酸吧,

一扇門就是一個故事, 一扇窗就是一個靈魂曾經存在這裡的證據,

後來帶著弟兄進入幽暗無光的毒氣室進行訓練,

透著防毒面具的我看著他們因為催淚瓦斯而驚恐慌張,

心理溢著一絲快意,

也許是在廢墟中感染到的不堪、難受,

所產生的一種復仇感吧

 

三、

第三個地方, 其實早就決定,也寫好了,

但徵詢過幾位朋友的意見後,

我決定把這個地方保留給自己,

雖然我可以瞎掰、胡謅,

或著改寫馬港的舊報社, 或是其他什麼的做我第三個廢墟,

但馬祖的這第三個廢墟在我心理是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,

也許黏乎黏乎,是塊臭髒的回憶, 也也許更可稱之為教訓,

但不管怎說, 我留給我自己繼續思索~

 

廢墟的回憶多半是帶著一絲傷感與憂愁的,

但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怪癖,

對於廢墟的衝動,

對於曾經以往的記憶,

對於被質量化的感情,

廢墟,

一個這樣讓人有著沉甸感傷的標的~

 

 

後記~

馬祖的軍妓院, 也就是類似金門的八三一軍中樂園,或稱特約茶室,

一直以來就沒有受到重視,

詳細的建築型式我已有點忘了,

但大致上應與我上述的規格相差不遠才是,

十年前我不小心闖進去時,已經是殘垣斷壁、雜草叢生,

不難想像現下的光景應該更為慘烈才是,

其實不論是政府或當地居民,對於馬祖的歷史文物保存真的是非常草率,

像這樣的戰地其實也是有相當多的古蹟,

馬港市區後面我記得有一整片的閩式舊建築,

有間特大兩層樓的老厝,後來我自個兒在裡面翻翻找找的,

竟然發現這棟古厝是馬祖的舊報社總部,

舊報社的建築, 不論外觀、內容都相當的宏偉美麗,

但, 完全的沒有人照顧,

舊報社的二樓地板塌陷一大半, 但橫樑立柱都在,

都穩健忠實的撐著這棟古色古香的舊報社,

也許馬祖梅石的特約茶室算是灰暗的記憶, 不好宣揚,

但馬港的整片古蹟就說不過去了,

完全性的放棄~ 台灣全體的歷史記憶就是在這樣的漠不關心下喪失,

後來到07年初,

似乎是受到金門將八三一特約茶室的歷史資料匯集成冊的刺激,

加上馬祖也有著必須加強開放觀光以促進地方經濟的覺悟,

梅石的軍中樂園才再度浮上檯面~ 並被居民討論是否需要重建成景點,

歷史的陰暗面的確會令人不舒服,

但這些的確發生過,

在老蔣威權時代裡,

為了反攻大陸這面大旗,

在這些雞卵般大小的海島, 塞滿了五萬多軍人,

五萬多的光棍,五萬多的衝動,

我不曉得這些公娼、軍妓是怎來的,

來源的說法很多,  募、掠、懲都有, 但莫衷一是,

假如說慰安婦需要平反,那這些茶室裡所謂的侍應員勒?!

這是歷史的陰暗面,

但這一切也是台灣人的一部份,

描述記憶這段歷史不是為了嘲諷前人,

是為了記取教訓, 為了包容過去,

台灣無史?

應該說是台灣的歷史都在漠不關心下消失~

不要忘了,

馬祖梅石村的茶室裡,

一扇門是一個故事,

一扇窗裡就曾住著一個纖弱的靈魂~

分類:碎碎念
  1. 小雪
    三月 18, 2008 at 12:21 上午

    既然您對荒廢的宅第或是古老的建築有這麼濃厚的興趣,
    那我下次去巡管眷舍時就帶您一起去看看吧!!保證您會愛不釋手唷!!*_*
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