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碎碎念 > 於是,漫長的球季開始

於是,漫長的球季開始

 

攝氏二十二度、相對濕度四十五、本壘板距離投手板60.5英呎,

如果投手球速九十英哩,這顆直徑二又四分之三英吋的二縫線皮球,

僅需0.四秒飛行時間就可以劃破眼角。

此際打者緊握三十三盎司重、三十五英吋長的白蠟木球棒,

必須在球出手0.一秒之際就決定揮擊,

用剩下的0.三秒扭動臀部,帶起手臂、手腕,

在上帝之眼的見證下,

以球棒前端三分之一中央、四又二分之一英吋寬的「甜蜜點」(joy spot)

接合球中央那另一個四分之三英吋直徑的甜蜜點,

用身體的扭轉力把它拉成一道飛行的弧線;

也只有在球脫韁奔出的此刻,

其他的野手才有了事做。

-以上出自詹偉雄散文集「球手之美學」

說實在的,如果要我快速形容棒球是什麼之類的話,

我很難找到能比「球手之美學」裡所描述的,更準確的敘述了,

精細、且令人動容,

僅以此文與所有喜愛棒球的朋友們分享,

而下面的,就只是我的小狂想罷了,

畢竟人人都想做投手,

 

他緩緩地步上投手丘,

觀眾的喧囂漸遠, 他知道他現在必須如山屹立,

他不帶感情的眼光,筆直的射向本壘板上的那張手套,

那張承接過無數次自他手中所噴射出的暴戾的手套,

而每一次他伸展身體將球投出,他清楚的知道他又將撕裂自己,

跨步、扭腰、手臂快速的將球甩出,

身體裡有無數反物理的螺旋在拆解自己,

苦痛彷彿在身上也被螺旋扭曲成輕微的快感,肆虐,

有時候他懷疑,

這九個人的遊戲,其實只是他一個人的孤單戰場,

他知道他現在必須屹立如山,

因為輪番上陣拎著棒子的另外九個人仇視他,

他們都想要一棒棒的搗碎他的孤單戰線,

但隨著他一球一球憤怒的投出時,

他忽然了悟了什麼,

看著這些拎著棒子的九名怒漢,

他終於明白了,他們是拎著棒子在守護著什麼,

守護著坐在另一頭的長凳裡,

跟他一樣懷抱著一顆孤獨的心,

站在另一個戰場門口的投手,

 

他忽然清楚下半局會有個人跟他一樣,

面對他身後那些,

拎著棒子守衛著他的九個彪形漢子,

他微笑,

然後用力的、安靜的、一球一球,

 

於是,

漫長的球季開始

 

分類:碎碎念
  1. 小雪
    三月 12, 2007 at 11:37 下午

    於是,
    爆肝的日子開始………
    男人啊 …………
    為了你心愛的女人,要好好照顧自己啊
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